首页 > 资讯 > 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(沈窈陆陵川)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(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)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

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

听雪斋公子

本文标签:

沈窈陆陵川是古代言情《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听雪斋公子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昭和二十一年,宠冠六宫的贵妃沈窈因为冲撞太后,被皇帝一杯毒酒赐死,临死,肚子里还怀着皇嗣。咽气时,沈窈回顾这一生,在后宫之中,邀媚争宠,嚣张跋扈,让阖宫上下无不厌恶憎恨她。但她深爱皇帝,相信年少时候的少年郎会永远纵着她,护着她。最后落了个悲剧收场。重来一世,回到了昭和二十年。沈窈决定,珍惜老天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。做一个远离皇权,摆烂苟且的花瓶贵妃。总有一天,她能熬死皇帝,混成太妃。沈窈给喜欢绣香囊送皇帝的淑妃送去最好的丝线和绣样。主动给新来的宠妃让出了自己居住的紫宸宫,还在皇帝召她伴驾行宫时,不仅装病,还揣上避子汤。新来的宠妃看上了她的宫苑,那她就大大方方让出来,搬到远离皇帝的偏僻宫苑,赌书泼茶,诗酒度年华。顶着贤良之名,逍遥度日的沈窈,某一日被皇帝堵在无人处质问,窈儿,你不爱你的陵哥哥了吗?她摇头叹息,不敢爱了。那朕遣散后宫,封你为后呢?一向矜持贵重的皇帝却玩起了撒娇耍赖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沈窈陆陵川   时间:2023-11-21 05:18:19

小说介绍

《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》是作者 “听雪斋公子”的倾心著作,沈窈陆陵川是小说中的主角,内容概括:帘外的身影绰约华贵,今儿倒是不乔装打扮了陆陵川勾起唇角,心头的烦躁渐渐消散他贵为天子,愿意纵容自己的女人张狂些“不必多礼了,到朕身边来吧你可让为夫好等”陆陵川背身站着须臾间,莲步缓缓,一双白嫩如藕的玉臂就缠上了他“陛下!”美人柔媚的唤着陆陵川,扑鼻而来的玫瑰香四下氤氲,他一瞬间脸都黑了沈窈的香味很清淡,四下无人时,她可从来不讲究那么多的尊卑有别,总和初见那时一样,唤着他,“陵川哥哥...

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第 2 章 皇帝的喜好在线免费阅读

帘外的身影绰约华贵,今儿倒是不乔装打扮了。

陆陵川勾起唇角,心头的烦躁渐渐消散。他贵为天子,愿意纵容自己的女人张狂些。

“不必多礼了,到朕身边来吧。你可让为夫好等。”陆陵川背身站着。

须臾间,莲步缓缓,一双白嫩如藕的玉臂就缠上了他。

“陛下!”

美人柔媚的唤着陆陵川,扑鼻而来的玫瑰香四下氤氲,他一瞬间脸都黑了。

沈窈的香味很清淡,四下无人时,她可从来不讲究那么多的尊卑有别,总和初见那时一样,唤着他,“陵川哥哥。”

大力掰开腰上缠绕的女人,陆陵川转过身,不分青红皂白,一记窝心脚踹过去。

白婉珠跌坐在地,一瞬间泪珠涟涟。

“陛下。”

陆陵川身体某处的火一瞬间褪去,他清冷疏离,不带任何感情,质问道。

“珠儿,怎么是你?”

“是贵妃娘娘派人传话,说陛下龙体抱恙。”她捂着心口,呜呜咽咽的哭着,“所以妾急急忙忙就赶过来,不成想,却冲撞了陛下。”

打发走了白婉珠,陆陵川拧着眉心,在寝宫里来回踱步,深邃的长眼睛里布满了阴郁。

听到内寝的动静,偏殿里的大福全身战栗,几乎要软倒在地上。怎么来的是这位主子呀?

“汪大福,你说,贵妃这是何意呀?”

陆陵川一开口,看似声音平静,但充满了无形的压迫感。

“咚。”

汪大福被帝王威仪吓得腿一软,他的胖脑袋重重在织锦红毯上磕了个头。

凭着沈贵妃以往的行事,他大胆直言,

“陛下,贵妃娘娘今日这招,实乃欲拒还迎,欲擒故纵,高!实在是高呀!”

汪大福的话让年轻的帝王眉头舒展。

沈窈的避而不见,他的思而不得,原来只是这小妖精争宠的新玩法。

“朕姑且信你这狗奴才一次。即刻将昨日南海郡献上的白玉珊瑚枝给紫宸宫送去。”

陆陵川揉了揉眉心,案牍上奏章堆叠如山,还在等着他。

大福领着两个小太监,将白玉珊瑚树,吭哧吭哧的从库房一路搬到了紫宸宫。

沈窈喝了消食茶,小憩了半个时辰,醒来时,就看到了皇帝的赏赐。

她并没有太多高兴,小脸上浮现出几乎看不见的一抹冷笑。

心底暗暗腹诽这狗皇帝的好大手笔!她刚把白婉珠送上龙床,陆陵川就马上遣人送赏赐来,看来这是要让她继续给他送美人了。

一想到陆陵川情事浓时的不知饕足,沈窈俏脸绯红,那一个白婉珠怎么伺候得过来,正巧阖宫还有那么多姐妹,谁都想沐浴天恩,得帝王青睐。

总不能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吧。

得,那她就成全这狗皇帝。既为了紫宸宫的荣华安稳,也不用劳动自己夜夜腰酸腿软了。

对陆陵川这狗皇帝,沈窈如今莫说侍寝,她可是一眼都懒得看。

陆陵川忙完手头事务,顿感轻松。也不坐肩舆,轻装从简,从勤政殿慢慢踱步过来看望沈窈。

紫宸宫内,遥遥传出一片娇声笑语。

陆陵川郎朗一笑,不想打扰了沈窈兴致,挥挥手不让宫人通传。

“陛下饮食上喜爱清淡,膳后须用峨眉清茶漱口。”

“陛下冬日的御书房里,定要用一枝梅花应景。折梅花时,不能用绿梅,腊梅,只能取枝干遒劲的老树红梅。”

“陛下白日熏龙涎香。夜里侍寝时用合欢香,独寝时熏松柏香。其他的香料,陛下闻多了头疼。”

沈窈将陆陵川的喜好习惯如数家珍般一一道来,娇脆活泼的声音,落入耳朵,陆陵川眉心舒展,眼尾上挑。

“陛下,您平日里可没白疼爱贵妃娘娘呀。她这心坎上全心全意可只有您一人呀。”

汪大福谄媚的赶紧送上一个龙屁。

夸沈贵妃,不就是在夸陛下吗?

只要伺候得陛下高兴,那前朝后宫还能少了巴结他这御前总管的人吗?

他颠颠儿跟着陆陵川踏入紫宸殿中。

紫宸殿里,今儿不知道吹的什么风,除了白婕妤,郑才人,刘美人,傅昭仪,林美人,后宫中的妃嫔几乎都到齐了。

香几上摆满了各色精巧的点心果子,一众花团锦簇的美人儿都虔诚的围着沈窈,竖起耳朵聆听。

那出身翰林之家,岁数最小的林美人,此时捧着在紫宸宫就地讨来的纸笔,一行行记录得正欢。

后宫嫔妃早就对天纵英才,丰神俊朗的皇帝倾慕已久,奈何以往都被贵妃一人霸着吃独食。

今日难得和皇帝距离这样近,此时行礼的妃嫔们,一双双妙目望向皇帝,或娇羞不胜,或热辣直白,都在眼神或者扭捏身姿里表达了对陆陵川的爱慕与相思。

沈窈隐在嫔妃之中,也盈盈下跪,起身。

“贵妃在做什么!”

陆陵川目光牢牢锁着人群里的沈窈,就算藏在各色鲜妍的美人中,沈窈柔媚娇憨,瑰丽璀璨的倾国容颜依旧让人一眼心动。

沈窈小心翼翼的回答,“陛下,臣妾不过是和姐妹们一起探讨侍奉君王之道。”再次面对陆陵川的她,心如止水,一双清泠泠的美目不似往日含嗔含情。

“贵妃今儿可真大方!”

陆陵川咬着后槽牙,明显是动怒了。

大福一脑门子冷汗,适才贵妃娘娘讲述陛下

私隐时,眉梢飞扬,声音娇脆,此时见了陛下,垂眸肃立,如只鹌鹑一般。

“陛下往日里总教训臣妾,未有容人雅量。妾有负陛下深恩,甚是惶恐,思来想去,于今日邀阖宫姐妹小聚,只愿为君王分忧。”

沈窈心中不忿,垂眸不看皇帝,她做这些,不就是为了后宫这些美人儿让他更称心吗?

这狗皇帝,在这儿装什么装?

沈窈温柔婉约,却说得字字在理,陆陵川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他心里窝火,却不知道这女人在抽哪门子疯。

“好!今日贵妃雅量,紫宸宫上下当赏!”

陆陵川咬着牙夸道。

沈窈以往仗着他的纵容和庇护,在这宫里张狂僭越,名声已经坏了。他若当着阖宫的妃嫔和沈窈发难,少不得又是一段关于贵妃的是非。

在众人的谢恩声里,陆陵川忍住心头的郁火,愤愤然迈过门槛,甩开衣袖,大步离去。

小说《重生:贵妃不再醋精,皇帝慌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