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小说推荐> 缀梦堇华

>

缀梦堇华

木木乙微著

本文标签:

《缀梦堇华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任葵薇江懿洲,《缀梦堇华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,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。主要讲的是:东华堇朝与异族争战时,因家族产业受朝廷忌惮,任家小女葵薇被东君配给当朝武君为质。随着战争结束,少年东君被推上皇位,谒臣访学,形成了新的政务核心;堇朝格局改变,常年在府中封闭的葵薇也受到了影响,挣破命运枷锁的意识觉醒,逐渐看到了人生的更多可能并勇敢奔赴。【主角团全员智商在线,权谋路上“打怪升级”】【葵薇x江懿州爱情主线】【孟稚x乡颖友情副线】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任葵薇江懿洲   更新: 2023-12-07 22:45:1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《缀梦堇华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任葵薇江懿洲,由大神作者“木木乙微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葵薇和丹丹目光相接,脸庞倒是红润丰盈不见憔悴之色。“想了许多事情,睡不着,只好起来磨耗磨耗精力。夫人你忘了,医师嘱托过,越是思绪纷乱越是要静息?和那会儿不一样,病早就退了。”丹丹见葵薇面色尚好,眼底的担忧压下了几成...

缀梦堇华第3章 “堇秀”在线免费阅读

“夫人,看这云今天是要出太阳呢。”

丹丹满心满眼的期待,为葵薇梳洗的动作比平日更快了几分。她推窗摘下昨夜涤洗过的面纱,确认已经干了,拨开葵薇的耳发给她系上。“哎呀,夫人!”低头的时候她撞鬼似的惊呼出声——不经意瞥见铺在桌上的炭画竟然完工了,笔锋伶俊的花朵在眼中怒放。

再看那真花,枕着残灯,边缘翻卷枯黄,好似把生命渡去了画中。

丹丹探身检查灯油,再看到旁边净手的帕子,惊异于夫人夜起作画一事。

葵薇和丹丹目光相接,脸庞倒是红润丰盈不见憔悴之色。“想了许多事情,睡不着,只好起来磨耗磨耗精力。夫人你忘了,医师嘱托过,越是思绪纷乱越是要静息?和那会儿不一样,病早就退了。”丹丹见葵薇面色尚好,眼底的担忧压下了几成。

“不穿这条了,素点的好。”丹丹捧着绿裙子过来,葵薇有点抗拒地轻推了一下。

“那……”丹丹在柜子里挑选了一会儿,找见一条“素的”,再回头的时候,却见葵薇把米黄色粗纱换上了。

“在街上胡乱转转,又没有什么正事。”葵薇没让丹丹再劝,取了条手绢直接推门了。赵管家正在院落里洒扫着,见葵薇出来,忙道:“夫人稍等,老爷马上就好了。”

葵薇和丹丹疑惑地相视一眼,不等葵薇开口问什么,朱宪宁的声音在清晨鬼魅般响起:“怎么穿和下人一样的料子?换昨天那身,换好了我们就走。赵管家,马车备好了吗?”

赵管家答话:“老爷,备好了,就侯在门外。”

“好。”朱宪宁站在院落中央,扬着下巴扫视一番,目光逡巡回葵薇身上的时候摆了摆手,语气带有责备:“怎么还不快去呢。”

葵薇看朱宪宁这个点着的是常服,心中的预感极其不好,想见他这是在凭借老臣的身份任性。“家主上早朝要紧,我等会儿走路去,就不乘便车了。”

“上什么早朝,今天陪夫人上集市。连着多少天了,那帮小子也没争论出个名堂出来,明天我再去听听他们进展了多少……去吧去吧,换衣服。”

葵薇僵硬地转身回屋,换了裙子,从踏出府门、坐上马车下坡这一段脑中都空白一片。朱宪宁的双手搭在膝盖上,任凭马车颠簸都一动不动,像是固定在了座位上。葵薇隐隐约约听见他在对面说了什么话,但耳中闷闷哄哄实在不明其意。丹丹几次三番看她,其间不得不替她接了几句闲谈。“老爷见谅,夫人昨夜失眠了,没有休息好。”丹丹觉得再替夫人接话就要越矩了,几近仓皇地在角落里缩了缩。

朱宪宁这才神色稍缓,语带关切:“那我们先去趟医馆?”

“夫人,我们先去趟医馆吧。”

葵薇感到丹丹在惊慌地捏她的手,终于回过神来,但忘了两人在说什么,随口答了一句“好”。朱宪宁的食指在袖子下面敲击着:“府上还要补充人员,医师这些今后都要常备。葵儿,你莫要怪我这些年对你关心甚少,毕竟时期非常,我又是堇朝的武臣。”听见朱宪宁对自己亲昵的称呼,葵薇彻底清醒过来了,摇头道:“家主又乱想了。”

风流一生如朱宪宁,更加确认这招屡试不爽,便将方才葵薇的木讷冷落抛之脑后。窗外的声音逐渐从林间小路的虫鸣过渡到了市井喧嚷,马车的速度变缓,朱宪宁让车夫就此停住,他同葵薇下车步行。

丹丹正要扶葵薇下来,朱宪宁先把手伸出去了。

葵薇领情,借了朱宪宁的手落地,躬身向家主行了一礼。有几道目光投向这边,伴随议论车服的闲言碎语;葵薇只觉久违,竟然感到那些嗡嗡低语分外悦耳,眼眶和鼻尖不由染上了一抹粉色。朱宪宁则是习以为常全然不在意:除了常常接待要员的场所,寻常街巷上的人一般不认识朝廷官臣;而那些匹配得上武君名号与其相貌的小厮又都训练有素不会多言。至于朝上同僚,他们大都将朱宪宁风月方面的事情视为美谈,甚至表示倾羡。

男子对正妻尽了照拂的义务,善养子女,便是为人称颂的大德了。

风气如斯,女子相谈时长叹,男子则道此乃堇朝度容。

葵薇知道她在众人眼中只是个大户官爷带出来的饰物,但同时心里还想着,这样看来堇朝的气象算是连贯起来了,并没有被战乱切断。堇朝还是那个堇朝,方方面面。

朱宪宁倒记得桃酥的事情:“那边就有家点心铺子,不如先去,你看看想吃什么,尽管叫他们包上。”葵薇进去转了一圈,果真选了一大堆,店家一边调称一边笑得合不拢嘴。丹丹发现葵薇并没有要昨天江懿洲梁南带的那种桃酥,明白夫人今天的心情真是坏透了。朱宪宁结完账,示意店家把这堆东西盘到等在路边的马车上面去。

“得嘞——老爷慢走——”

店家在后面朗声招呼着。

医馆也不远,医师给葵薇把完脉,开出方子后问朱宪宁:“小娘子今天有没有空闲针灸宁神?行,她夜里睡不好觉。那老爷请坐,我给你泡一碗茶。”

丹丹带着方子去旁边等药,葵薇则被带到里间,医师请她躺在榻上。“小娘子怎么了?”她脱掉鞋,看着医师,僵坐了一会儿,直到对方被叫去后门,屋里渗透进两个人低语交谈的声音。葵薇刚刚放松,又因为脚步声攥紧了十指。

那连连搓手的医师并没有回来,代之一个和葵薇年龄相仿的女子。

“躺下吧。”女子声音清冷。

葵薇接受了女子的安抚,躺在榻上,很快沉沉睡了过去。

后来叫醒她的也是这名女子;葵薇没听清她说了什么,只是因着声音睁开眼,觉得这医馆的里间既和最开始一样,又有些不同了。她想侧身扶床起来,惊觉自己正坐在椅子上,面前是一盏幽幽飘升的香。香味迷醉,致使葵薇醒而不明,麻木的触觉让她忽略了捆绑身体的绳子,不由怀念起睡着时感知全无的状态。那女子眼看她又要睡去,速速撤去了她鼻下的嗅香。

“行了,醒醒。”另一个声音。

葵薇的脸被拍了几下,她抬起眼,看着越过桌面俯身端详自己的陌生女人。

对方和先前的女子比起来,就像精致的彩绘之于单色的炭画。她的饰物蔓延到了发丝、唇角、直角等细微处,色彩众多而不杂乱,得于其主灵秀的素坯和颜色渐变相错的布局安排。葵薇的食指不经动了动,描绘起对方身上柔顺的线条。那线条分布各处:发髻、眉眼、鼻梁、唇峰、下颌、胸脯、腰际、臀、腿、脚踝……这是舞者的贴身长裙勾勒线条的方式,与其相辅的是鲜艳的颜色和汹涌的熏香味。出嫁前,葵薇为常来家中的舞女们作过画。她喜欢她们和她们的舞,但母亲再三勒令,不准仿学。

葵薇和女人对视,眯了眯眼睛。对方的怒容冲破了那些线条的柔意,迷香的效果终于消散完全,葵薇于是想起来,她昨天透过窗子见过这个人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葵薇平静道。

舞女从腰间抹出一把匕首,叮地一声插在桌子上。“你是哪里的野种?”她抢了正夫人的词。

葵薇不想说话,便被对方挑起了下巴。

“你别一副肯定我不敢动你的表情。武君知道我在这条街上,他是故意带了女人来给我看的。武君想让我嫉妒,让我更把他放在心上。”舞女的话也和她的打扮一样又烈又稠,“而你一文不值,却自以为得到了武君的垂怜。你是一个器物罢了。”

葵薇当然知道她对朱宪宁来说只是个物品,这不需要任何人来提醒。她一点都不生气,只不过不愿再被绑在这里,想尽快离开,所以才叹气般道:“我叫任葵薇。”

那侯在角落的素颜女子面露惊疑,不安地向这边看了一眼。

“撒谎。”舞女一口咬定,“你才不是任葵薇。”

因为朱宪宁告诉她,自家夫人整日蓬头垢面,而且郁郁寡欢,让人觉得无聊透了。而眼前分明是个用清纯姿色诱骗男人的婊子,梳妆齐整,衣裙素淡,想让人误以为完全没有打扮。这是让舞女觉得颇有威胁的类型。

葵薇却不知道对方何以如此判断。

“我的袖口里面绣有家姓。”

舞女转到她身后,烦燥地翻开她的袖子,草草地确认了一眼。

“把绳子解开吧。家主要是等久了,查过来的话,不好过的是你。”

舞女扶着那咬进桌子的匕首,冷笑:“武君喜欢的是我这样的性子,不是你这样故作清高的。你现在年轻,再仗着正夫人的身份,虽然平日对武君爱答不理,但等自己有兴致了,还是能讨得武君的心。小姑娘,你不知道的是,日子长了,你是要孤独终老的。一则男人把你看透了,二则你不再貌美。我的见识比你多得多。”

葵薇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。

舞女紧蹙眉头,张了张口却哑然半晌。

“你是云芊芊吧?”

葵薇搜罗着记忆中的街坊言传。

对方抿唇不语。

“安留名魁,堇朝秀莺,何苦自焚于一枝?”

“她们不如武君一半的好。”云芊芊鬼使神差地交了心。

她爱上朱宪宁了,葵薇想着,她更可怜。

云芊芊转而直起身,居高临下地看她:“我说了,你不如我。怎么样,让给我,还是同我争?”

葵薇一字一顿:“我的东西,不让别人争。”

她指的不是朱宪宁,而是和未出嫁前一样安静的房间、安静的院落。等江懿洲他们修缮了墙垣,她就在那里孤独终老。

小说《缀梦堇华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缀梦堇华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