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穿越重生> 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

>

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

在下名唤白衣著

本文标签:

《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李白太白,《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,属于穿越重生下面是章节试读。主要讲的是:我穿越了。没错我是一个苦逼高中生,在一个既没有风雨交加,又没有电闪雷鸣的普普通通的晚上,我正在吭哧吭哧地背«梦游天姥吟留别»。就因为吐槽了一句:“李白干嘛要写这破玩意儿啊?这**谁能记得住啊?”只见桌上的语文书顿时泛起阵阵金光,并逐渐刺眼。我只是多看了一眼、多靠近了一点,就顿感天旋地转……在意识通过了一道扭曲了又扭曲的隧道之后,头晕目眩的我缓缓睁眼,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个年轻帅气的古装靓仔?他说他是李白,你敢信?没事,我反正信了。只不过我家诗仙怎么好像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呢?“太白大大,你要干嘛?别冲动啊!诶,你**竟然会武功?惊呆了有木有?”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!”“太白大大,别喝了,起来读书啦!”“我醉欲眠君且去,有情明日抱琴来。”“太白大大,别睡了,起来和我一起拯救世界!”“东山高卧时起来,欲济苍生未应晚。”“太白大大,你不是说要隐居吗?”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!”“太白大大,你……算了……随你吧。”就这样我跟着我家诗仙大大,踏上了一场彪悍不需要解释的人生旅程。这是哪门子诗仙,太叛逆了,简直是脱缰野马。只不过有点文化就是了。直到那天……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李白太白   更新: 2023-12-07 22:55:5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穿越重生《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在下名唤白衣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李白太白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李阳显然没有耐心真的听我背书,于是问道,“小兄弟还读过其它的吗?”“我还读过一点«庄子»。”“哦?哪一篇?”我哪知道哪一篇啊,上课就听了个热闹,什么内篇外篇,什么秋水,什么逍遥游啊,这呀那的,这一细说肯定暴露。索性,不细说了,我直接开背。得了您嘞,走起...

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第4章 你全家都是富二代在线免费阅读

“请问小兄弟年龄几何啊?”

“十七。”这我倒是不怕答错,张口就来,实话实说就好。

“可曾读过«汉书»?”

我摇头。

“那«春秋»呢?”

“呃,略有耳闻。”我真不知道我怎么敢厚着个脸皮说这个略有耳闻。他问我读没读过,但是我真就只读过«春秋»这个书名啊,是真真正正的“略有耳闻”。

“那不如小兄弟你自己说说你读的是何典籍吧。”李阳发现猜对的概率有点低,好像已经失去耐心,懒得再猜了,干脆让我自己发挥。

“我读过«楚辞»,会背«离骚»。”我其实不会背,但别的会什么我一时真想不起来。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。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,謇朝谇而夕替。既替余以蕙纕兮……”

“不必如此。小兄弟不必把«离骚»背完,”我心中狂喜,太**爽了,刚好就会这两句,上学期刚背,那时候没认真,天天自习就盯着这两句读。李阳显然没有耐心真的听我背书,于是问道,“小兄弟还读过其它的吗?”

“我还读过一点«庄子»。”

“哦?哪一篇?”

我哪知道哪一篇啊,上课就听了个热闹,什么内篇外篇,什么秋水,什么逍遥游啊,这呀那的,这一细说肯定暴露。

索性,不细说了,我直接开背。得了您嘞,走起。

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一锅炖不下……”

“嗯?!”我犹自背得顺利,没察觉问题,却发现不只是李阳,李白还有二十多双眼睛顿时齐刷刷地盯着我看。

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当时全班早自习背«逍遥游»,我自然是懒得好好背的。太无聊了,就把这个段子在那儿像唱秧歌一样地唱了一遍又一遍。上课抽查背诵,点到同桌,果然,被我带偏了,上来就是“鲲之大,一锅炖不下”,同学们笑了,老师也没憋住,全班都在笑。我更狠,笑了她一个学期加一个暑假。

“呸呸呸!对不起,师兄弟间的玩笑,念习惯了。咳咳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……”

此刻,众人也都在憋笑,李白的亲妹妹,那个叫月圆的小姑娘,笑点有点低,此刻捂着嘴,用力憋笑又憋不住,脸憋得红扑扑,十分有趣。

“且住,且住,小兄弟不必再背了。只是读书读成这般,若想要考取功名,恐怕……”李阳赶紧打断。恰到好处,我差不多就只会到这儿了,下一句差点又要露馅儿,因为下一句……

“哈哈哈,这还考取功名,这怕是只能烤取鹏翅吧!哈哈哈!”李白大声笑道。

我靠!不愧是诗仙。你怎么知道下一句是鹏之背,需要两个烧烤架!我心中无比震惊,诗仙这么跨时代的吗?

“噗!”李月圆是彻底憋不住了,紧紧捂住的嘴到底还是笑得合不拢了。

“咳,”李阳也是用尽全力在憋笑,“小兄弟有志不在年高啊,竟然想把鲲鹏吃下腹,这吞吐天地的志向,果真是……千古难遇。”

“所以说嘛,让他做我的伴读,枯燥如读书之事都能被变得如此妙趣横生,实在是大有裨益啊。”李白道。

“还是不及哥哥你,花言巧语,信手拈来。”

“也罢也罢,就随太白心意吧,如此这般,一路上倒也不乏乐趣。”李阳终于是笑着点点头。

***!这叫什么事儿啊?穿越前是个苦逼高中生,要背书,要被讽刺;现在我穿越了,还要被围观背书,背不出来还**要被讽刺。那我**不是白穿越了吗?欲哭无泪。

好在这一关是有惊无险地过了。想到这里,我不禁在心里好好感激了一番太白大大。

“对了,七哥,你带了钱吗?”李白转移话题问道。

“怎么?”李阳问。

“这还用问吗?给点钱。”李白直接伸手。

一代诗仙,竟然直接找人伸手要钱?节操呢?下限呢?真是大跌眼镜!

“月圆妹妹不是给你了吗?”李阳道。

“那是平日用度,不一样。我这次游历江南,再北上中原,一路上少不了结交才子佳人、英雄侠客,总得给些银子好好打点一番,这才是大笔钱。”李白分析得头头是道,有没有道理,咱也不清楚,咱也不敢问,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。

就这样的理由,找族兄敲诈一大笔钱,这谁会给啊?傻子都不会上当吧!

然而,李阳真的就给了。手一挥,四五个下人围绕着一个大箱子,直接就抬上了船。

“多谢七哥。回去尽管找我父亲还就是了。”

“罢了,太白,你这个十二弟我还不清楚吗?这一千两我们兄弟几个早就专门为你准备好了。你不说我也给你,就当是弟弟出远门兄弟们送的践行礼了。众兄弟中只有你不从商,叔父虽然老是苛责你,但实际上对你还是极为满意的。读书,取功名,比起行商自然更优,这我们都是心知肚明。此番远行,切记不可贪玩,荒废学业。如有闲暇,多写些书信托人带回来。你的朋友早已遍布天下,一路上也该有不少照应,我们倒是不担心。如果有难处,家里都会尽力替你解决。一路顺风,尽可放心远去。”

不是,多少?一千两?我靠,太白大大,感情你是富二代啊,不对,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你**全家都是富二代啊!

我还以为你修道穿这么华丽的衣服是臭显摆呢,搞了半天,这才是你最低调的行头啊!

的确不错,看这江边二三十人的穿着,个个华丽非凡,各种绫罗锦缎,哪怕是下人丫鬟的衣服都是细绸子的。尤其是李阳和另外两个兄弟,一身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的样子,相比之下,李白一身行头实在是太朴素了。再看看我,这穿的什么呀,粗布衣服,磨得捉襟见肘,前胸后背都是大洞小眼,知道的是遭了劫匪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叫花子,跟他们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原始人啊。

“哎呀,七哥,你这番话说的,我都有些不舍得走了。”李白一脸感动的模样,就差两滴不舍的眼泪了,也不知是真情是假意。

“太白,你演得极差。”这是被李白称呼为九哥的男子说的。

“十二哥,我们都清楚你的。大可不必如此。”这是李白的十四弟说的。

“哥哥,你在父亲母亲那儿哭着闹着要出门远游的时候,可完全不见这般模样。”李月圆笑着说。

“哈哈哈,不要破坏这种伤感的气氛嘛。我确实很想出远门看看,但是兄弟姐妹们的真情的确令人动容啊。”李白笑道。

“……”这次干脆没人理他。别说李白的兄弟姐妹们,就连我都巴不得给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。

“说起来,时候也的确不早了。想必太白在路上遇到这位,呃……二狗小兄弟,耽误了些时间。寒暄叙旧,倒无所谓,要隆重送别怕是有些来不及了,快些上船吧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,让路。

“诶!哈哈哈,我看到你了,指南兄!别藏了,快出来,走啦!”

李白仿佛在一堆石头中找到一块翡翠一样激动,不知见到了谁,撒开蹄子就跑过去。

打眼望去,那是个跟李白和我年龄都很相近的少年。衣着干净整齐,虽然不像李家众人一样华贵,但比我这乞讨套装还是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那位被称作“指南兄”的少年,我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知识储备,脑海中也从不记得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眼下看李白跑过去,直接就揽住他的肩膀,而他反而有些拘谨似的,虽然也是笑着,显然十分开心见到李白,但他举止有些僵硬,被这么多人注视,略微有点尴尬。

“哦,那位是吴指南公子,他是哥哥的好友之一。这次远游,是哥哥事先和他商议好的,他也会随船同行。”

“是吗?”我点点头,也跟着走上去,心里若有所思。原来李白的远游不是一个人吗?

那位吴指南,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呢?他在这段历史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?这个人是李白的好友,但并不有名,我听到这个名字、见到这个人的瞬间,总有一种担忧和悲伤的感觉。

我穿越前实在是孤陋寡闻,与考试无关的文化常识什么的一概不知,不得不说,这等到穿越了,才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。

正想着呢,却听见李白攀着吴指南,回头大喊:“二狗,二狗,你快点儿!我们可不等你!”

说罢,李白便挟持着并不情愿的吴指南向船快步跑去。

“你回来!把你的包袱拿走!太重了!”我此时胸前挎着馒头饮水和一堆杂物,背后背着黄金百两若干碎银,怎么可能还跑得快?

李白当然不会管我的死活,只是一边跑,一边回头喊:“哈哈哈,伴读书童就是干这个的!这活儿以后还多着呢!”

我跌跌撞撞奔向他们。

身后,众人都在扶额叹息。

“太白,还是一如既往地活跃啊。”九哥总结道。

“看得出来十二哥真的很想出远门看看。”十四弟说。

“哥哥……唉,所以说父亲才老是说哥哥丢人啊。”李月圆叹息道。

小说《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穿越大唐之我是李白的伴读?》资讯列表: